第二百七十三章 结束巫师不朽最新章节

第二百七十三章 结束巫师不朽最新章节

巨大的火球从天而降,带着炽热的光与强大的法力波动。 哪怕没有站在法术范围的中央,仅仅是被波及,安德拉等人都能够感觉到这道法术的恐怖,心中升起一种无法反抗的绝望与无力感。 而位于这道法术的中央,阿帝尔的下场,则让人有些不敢相信。

轰!!巨大的轰鸣声在原地爆发,伴随着强烈的光与热,还有庞大的能量粒子气息。

在这一道法术之下,周围数十米的范围之内,所有的草木都被波及,在瞬间被燃成灰烬,只剩下点点残骸。

远远站在一旁,看着这一道法术的威力,那些没有被波及的人倒吸一口凉气,面对眼前这几如天灾一般的恐怖法术,心中不由升起一种无力感。

只是,站在一旁,看着眼前的场景,此前施法的老精灵却是皱眉,似乎感觉到什么不对。

“这种感觉···”他睁着一双有些浑浊的眼睛,眼神死死的盯着前方被法术命中的区域,似乎在确定着什么。 “拉摩大人,怎么了?”看着他的模样,一旁,一人有些疑惑,下意识的问道。

只是对于这人的问题,名为拉摩的老精灵并没有回话,只是静静看着前方,眼神越发凝重。 烟尘逐渐散去,一股清凉的微风缓缓吹起,给周围带来一阵亮起。

在这一瞬间,前方法术命中的区域内,一股令人惊悚的气息突然扩散,夹带这恐怖的法力气息。 能量粒子在慢慢升腾,一股庞大的精神力瞬间扩散,其中蕴含的力量将周围的能量粒子强行聚合成一道道元素之光,在周围不断闪烁。 在前方,感觉到这股气息,安德拉顿时一愣,原本绝望的脸色此时显得化为震惊。

他愣愣的看着前方,看着那里此时浮现出的一道身影。 在一片烟尘之中,阿帝尔的身影再次浮现出来,与之前相比,几乎没有发生丝毫变化。 不过,与此前不同的是,在此时他的身上,一股极强的气息正在爆发。

一股股庞大的能量粒子正在汇聚,在阿帝尔的身体表面上,一道道元素之光正在缓慢亮起,代表着他此时的身份,赫然也是一位蜕变期的巫师。 “一位蜕变期巫师,而且这股熟悉的气息,是月神之祭?”仔细体会着方才那一击,阿帝尔暗自皱眉,而后转身,看向某个角落。

在那个方向,拉摩一身血色长袍,手中拿着一枚黑色的权杖,浑身闪烁着淡银色的元素之光,此时同样看向阿帝尔,眼神中带着些凝重。

两道视线瞬间交错,两位蜕变期巫师互相对峙,彼此身上都有淡淡的元素之光亮起,令在场诸人都看呆了。

“两···两位蜕变期巫师···”看着眼前的场景,莉莉丝与安德拉等人几乎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,其中甚至有人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想确认自己看见的是不是真的。 在他们前方,两个身影还在对峙着。

静静看着远处的拉摩,阿帝尔脸色平静,率先一步走向前方。 璀璨的银色月华瞬间在原地亮起,一时间几乎将所有人的视线遮蔽。

在阿帝尔的精神操纵下,这一道银色的银光快速爆发,向着前方的拉摩狠狠冲去,将其彻底包裹。

轰!!月神之光爆发,两股不同的力量互相碰撞,狂暴的力量在周围砸出一个数米宽的深坑。

正面承受了这一下,在阿帝尔的对面,拉摩身上的光稍微暗淡了些,似乎在刚刚那一下里吃了些亏,脸色变得越发凝重了起来。

站在原地,他犹豫了一会,最终将浑身绽放的淡淡光华收敛,在诸多精灵的注视下,直接转身离去。 在离开之前,他还特意看了一眼其余三族族长所站的地方,那眼神中的寒意,令这三位巫师家族的族长都不由感到一阵惊慌,只觉一股寒意从心头涌上。 毫无疑问,这位老巫师此时的心情明显不怎么好。

毕竟原本只是对付一位正式巫师,最后却惹上了一位同等的存在,这种事情不论是谁,心中都绝对有说恼火,心中有所记恨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 等这一次的事情过后,如果有机会,对方说不定还会来找这三族的麻烦。

加上眼前的阿帝尔,这就相当于他们平白惹上了两位蜕变期的巫师。

想到这里,眼前三位巫师家族的族长彼此对视一眼,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那种绝望与无力感。

与他们心中的绝望相比,在另一边,奥里斯家族的范围内,安德拉与莉莉丝等人的心中瞬间被狂喜所充斥。

而在前方,看着远处拉摩离开的方向,阿帝尔犹豫了一会,最终到底没选择追上去。 对他来说,他这一次来到银雾森林,目的仅仅是想要获得完整的月神之祭。

之所以会想混入奥里斯家族,也只是想借助这一层身份来做掩饰罢了。

表现出蜕变期巫师的实力,已经足够令人惊骇的了,若是还正面干掉另一位蜕变期巫师,说不定还会引起王廷的注意。

毕竟,哪怕在整个精灵一族之中,蜕变期巫师的数量都十分有限,已经有资格进入那些顶层人物的眼中。

心中转过许多个念头,等阿帝尔回过神来,远处的安德拉已经带着人向着其他三族族长的方向走去了。

作为一个合格的族长,安德拉显得也知道痛打落水狗的道理,此时其余三族的靠山离开,正是狮子大开口的大好机会。

有阿帝尔站在一旁,完全不担心对方不答应他的条件。 甚至,若非他心中清楚,阿帝尔并非奥里斯家族的巫师,而且此时与他们并不熟悉,他都想直接请阿帝尔将其余三族直接灭掉。 “下手还请轻些吧。

”远处,一个声音突然响起,明明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,偏偏又让人听得十分清楚。

听着这个声音,阿帝尔没有感到意外,只是默默转身,看向安德拉所占的方向。

此时,在安德拉一旁,一个穿着白色长袍,看上去十分慈祥的老精灵走远处走来,身旁还跟着一个少女。

<#longshao:sxy_article#>

你还会喜欢:

{主关键词}
励志人生寒门再难出人头地

{主关键词}
小学二年级想象作文大全

{主关键词}
江苏召开学好用好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学习纲要》座谈会 爱情许巍

{主关键词}
真理!女人 如果爱他就要折磨他

{主关键词}
中国乡镇街道处事处代码表

{主关键词}
《我的絕色美男判然酌量》

{主关键词}
关注海外华文文学研究进展

{主关键词}
叶沙妈妈的“烘焙坊”:热火朝天的,又像个家了

{主关键词}
投投保人对纪念品等物虽有利益,但该利益一般不能作为保险利益。这说明投保人所具有的利益应该是A.

{主关键词}
Ethiopian airlines worst jet crash leaves 157 dead

{主关键词}
原创416个本科专业被撤消、启动“双万打算”,新高考自愿填报风向标来了,

{主关键词}
高中生周记-情意使我感究查观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