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是我此生不念的情人

你是我此生不念的情人

一叩一铉,一句一伤,霓裳作舞化成蝶,与君眠。

  莫失莫忘,此生不忘,待君归来之兮,便是妾离之年。

  凉生凉忆,不念过往,梦一场他城下作画,舞一曲风华绝代,博君一笑。   〖壹〗初见。   仍记得相遇的初刻,始于冬雪。   当时,正一场新雪下过,积雪压弯了梅花枝,冻结了多少朵鲜艳的花。   远见身穿粉红色的绣花罗衫,披着红色裘风下着珍珠白湖绉裙的女子,那瓜子型的白嫩如玉的脸蛋上,颊间微微泛起一对梨涡,淡抹胭脂,使两腮润色得象刚开放的一朵琼花,白中透红。 簇黑弯长的眉毛,非画似画,一双流盼生光的眼睛,那诱人的眸子,黑白分明,荡漾着令人迷醉的风情神韵,见那女子带着贴身婢女来到寺庙,烧香拜佛,祈求平安。   一转身,不小心撞上了背后的人,冉竹抬头刚要道歉,却见无绝一身白裘发如雪,丝丝晶莹,面色苍白,眉目清秀行于雪里,仿若一幅会动的画。

弯腰拾起雪地里的梅花瓣,轻叹:饶是花开如画,可惜艳错了时候。

  抬头,嘴角勾起一丝无可又奈何的微笑,霎时,惊艳了冉竹的眸。   他亦惊讶,看着眼前的女子,身穿粉红罗衫,披着红色裘风,相似来自一朵如水中仙子,一摇一晃间,灵动如云,似缥似缈。   小姐,小姐,别看了,咱们走吧。

终是身边的婢女雪梅提醒了下。

  冉竹刹那间的收回目光,脸上也升起了若有若无的红云,一时间,暖意徒生。   这位姑娘,在下慕白,姑娘可愿意交个朋友。

慕白款款自如的说道,脸上带着温和的笑。

  公子,不好意思,我不是有意撞你的,既然公子愿意交个朋友,谢谢公子赏情,那公子我先走了,有缘再见。 冉竹道了话语,转身带着婢女离去,脸上带着还未散去的红晕。

  〖贰〗梅花园  接下来的时日,不管冉竹出现在哪,好似无似的总会碰见慕白的男子,然后一起约着喝茶,划船赏花等。

  雪梅,你觉得慕公子怎样呢,我好像有些喜欢他了,你说该怎么办才好。

冉竹用手撑着脑袋,靠在桌子上道小姐,雪梅觉得慕公子人不错,这些日子对小姐你好生照顾,体贴呢,这样的男子做夫君,实乃之幸。

婢女雪梅如实道语,眉色之中看的出也有一丝笑容。   四月,一片片的梅花朵朵竞争齐放,又是一场雪呵冉竹与慕白在此邀约赏梅花,看着一朵朵花,开成一片片的林,梅花树下的两个人看着背影是那么的绝配,慕白坐在石凳上看着远处的女子在梅花树下的笑容,翩翩起舞,从腰间抽出笛子,奏起了曲,俩人配合的是那么的默契,舞停。

笛停,相对一笑,甚是找到知音般。   冉竹与慕白订婚了。   成亲过后,慕白说有要事,须离开一年,一年后归来,冉竹没有哭泣,而是送他出了城门慕白离开至九个月后,冉家本是丞相之家,被告知通敌叛国之罪名,满门抄斩,诛九族,那一刻,冉竹从未有的绝望,在雪梅的掩护下,离开了冉府,逃到了别处,等待着慕白归来〖叁〗恨离歌  一日,冉竹路过城门听见百姓们道:小老儿,这慕白慕将军今日归来,实乃大喜啊。

  叫小老儿的道:那是,可不大喜,想八年前冉丞相把前慕老将军一家推入虎口,来个叛国的罪名,说是慕老一家乃楚国之人,皇上一听,还得了,不堪查明,就下旨来个满门抄斩,没想到,八年后,平反冤情啊,听说慕将军就是慕老的孙子,这孙子不错啊,冉丞相也是该死之人,作恶多端。

  路人甲:可不,那冉丞相本来就不是什么好官,霸占怎么多年的位置,下了也该,只不过听传冉丞相有三女二男,倒是一女儿,说那女儿生的可漂亮了,已成亲了,女婿好似叫慕白的男子,咱这夏国的慕将军不也叫此名讳,不知是否可是。

。 。 。   小老儿笑着说,摇摇头道:怎么可能,慕将军怎么可能会娶灭自己家族仇人的女儿,你这话,不可信也,这应该是实属巧合罢了路人皆是笑着,一幻间,百姓分成了两边,看着功臣归来,百姓纷纷道喜,冉竹抬头见那马背上的男子,一如当初相见般,这不就是自己念念不忘的男子吗,看他身着披甲,带着兵将进入京都,脸色带着微微的笑意,慕白感觉有一道目光追随着他眼下一望:是她。

男子望了一眼,不再看望离去冉竹愣在了那,直到街上散开了人群才回神,手摸着心想:原来,娶我就只是为复仇吗,如果未曾对我有情,为何娶我。 从未有的悲哀情绪在冉竹身上发出。   〖肆〗处悲凉  冬去春来,春天来临,为冬末带走了寒冷  冉竹再次来到了这片曾经开满一片片的梅花的地方,看看如今却是如此光秃模样,不禁心中哀叹,远处传来了一声响,转身一看,竟是那冠着曾经是自己夫君的男子,如今,俩人之间只剩怨恨慕白立在远处,看着冉竹轻触起眉:冉竹。

  慕将军,你看看昔日的我们还剩什么,亲情?友情?爱情?。 冉竹脸色带着若有似无的苦笑道。

  冉竹,对不起,我只是为慕家人报仇。

慕白轻言道一句对不起,葬了我的冉家五十六口人,一句对不起,你辜负了对我的情意,一句对不起,你瞒了我你的身份,一句对不起錾断我俩的情分,慕白我们值此,他日在此遇见你,今日在此结束。 冉竹脸色留下了两行泪,晕花了妆,嘴角扯起那悲伤的笑容,转身离开不带一丝分毫。   竹儿,对不起,恨我吧。

慕白望着那走远的身影,身子隐隐晃了下轻声呢喃道〖伍〗莫离丧  时光飞快,转眼间,已又是冬季  这一年,谁也没见谁,谁也没找谁,一切像未发生的原始。

  冉竹站在街上,听着耳边的欢乐喜气的气氛,看着那敲锣打鼓的声音,昭示着天下人今天是慕府慕将军娶妻的好日子,街道两边百姓各自让出了一道,让抬轿子的哪一行人过,都相互道喜,冉竹看着今日马背上的男子,一身喜服,穿在他身上可真好看,好似他天生就该穿红色,显得更邪魅一些,脸上带着一丝笑容,稳坐于马上,祝你幸福,慕白,既然我们相守不成,那就换别人守你,只要你幸福就好。 冉竹看着远处马背上的男子轻言道慕白相似察觉了般,回头望了去,却看见一背影远去的佳人,心中忽的疼了下,嘴角扯了丝苦笑道是她吗,是自己想多了吧。

<#longshao:sxy_article#>

你还会喜欢:

{主关键词}
招商中证1000指数增强A(004194)基金费率

{主关键词}
《甜心18歲:惡魔小叔,咬一口》

{主关键词}
两个人的烟火作文500字

{主关键词}
霍金有希望站起来?或可通过基因疗法治愈

{主关键词}
若风的退役宣言:我愿意永远做你们心中的中路杀神!

{主关键词}
《戚蓼生序言》写作时间考

{主关键词}
小学二年级日记:开学第一天

{主关键词}
三年级数学天天练试题及答案2019.1.6(应用题)

{主关键词}
上证非周期行业100交易型开放式指数证券投资基金更新招募说明书摘要

{主关键词}
佛教文化杂志征稿论文格式要求《佛教文化杂志》杂志 感情说说配图

{主关键词}
间谍的战争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剩余价值

{主关键词}
炼域,炼域章节列斗争,炼域涓滴,炼域无弹窗,炼域txt全集下载,炼域全文浏览,君子堂小说浏览网www.jzt2011.com